Diabetes Care:1型糖尿病肾病的危险因素

2019-03-05 xing.T 网络

由此可见,虽然确定了与大量白蛋白尿和eGFR降低相关的几个危险因素,但在可改变的危险因素中,较高的平均血糖是肾病的最强决定因素。这些发现可能为T1D患者肾脏疾病的筛查、预防和治疗提供了有针对性的临床策略。

在1型糖尿病(T1D)中,微量白蛋白尿的病程是不可预测的,并且肾小球滤过率(GFR)损失的时间也是不确定的。因此,需要通过大规模的长期系统分析来确定与更晚期肾病发展相关的危险因素。

近日,糖尿病领域权威杂志Diabetes Care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通过多变量Cox比例风险模型在糖尿病控制和并发症试验(DCCT)队列中评估基线和时间依赖性血糖和非血糖危险因素与随访27年间大量白蛋白尿和估计的GFR(eGFR定义为<60mL/min/1.73m2)之间的关联。

较高的平均HbA1c(每增加1%的风险比[HR]为1.969[95%CI为1.671-2.319])和男性(HR为2.767 [95%CI为1.951-3.923])是与大量白蛋白尿独立相关的最重要因素,而较高的平均甘油三酯、较高的脉搏、较高的收缩压(BP)、较长的糖尿病持续时间、较高的当前HbA1c和较低的平均体重与之具有较低幅度的关联。对于降低的eGFR、更高的平均HbA1c(每增加1%的HR为1.952[95%CI为1.714-2.223])以及紧跟其后的更高平均甘油三酯、更大年龄和更高收缩压都是最重要的危险因素。

由此可见,虽然确定了与大量白蛋白尿和eGFR降低相关的几个危险因素,但在可改变的危险因素中,较高的平均血糖是肾病的最强决定因素。这些发现可能为T1D患者肾脏疾病的筛查预防和治疗提供了有针对性的临床策略。

原始出处:

Bruce A. Perkins,et al.Risk Factors for Kidney Disease in Type 1 Diabetes.Diabetes Care.2019.https://doi.org/10.2337/dc18-2062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19-03-06 龙胆草

    学习谢谢分享

    0

  2. 2019-03-05 SCI我的梦

    谢谢分享

    0

相关资讯

JCEM:1型糖尿病患者心血管自主神经功能障碍与外周动脉硬化的关系

由此可见,在1型糖尿病中,外周AS和动脉粥样硬化都与CAN有关。诸如ABI等简单方法可以识别未确诊的自主神经功能障碍患者。

2019 国际共识:接受SGLT抑制剂治疗的1型糖尿病患者糖尿病酸中毒风险管理

钠-葡萄糖共转运蛋白(SGLT)抑制剂是新型口服抗糖尿病药物。本文主要硅谷了当前最新关于SGLT抑制剂应用数据并对增加1型糖尿病患者应用SGLT抑制的安全性提供指导建议。

JAMA Pediatr:一石二鸟:轮状病毒疫苗还可预防1型糖尿病?

澳大利亚墨尔本研究人员发表于JAMA Pediatrics的一项新研究表明,被诊断为1型糖尿病的幼儿人数下降可能与澳大利亚婴儿常规接种轮状病毒疫苗有关。

Diabetes Obes Metab:尿酸、肾血流动力学与动脉僵硬度的关系随1型糖尿病史的变化

由此可见,仅在病程较长的T1D老年人中观察到较低GFR、较高动脉硬度和RAAS活化与较高PUA之间的关系。T1D持续时间可以改变PUA、肾血流动力学功能和RAAS激活之间的关联,导致肾血管收缩和缺血。进一步的工作必须确定通过药物降低PUA是否可以预防或逆转长期T1D的有害血液动力学和神经激素后遗症,从而改善患者临床结局。

Diabetes Care:达格列净治疗1型糖尿病利弊皆有

2018年12月,发表在《Diabetes Care》的DEPICT-1(Dapagliflozin Evaluation in Patients With Inadequately Controlled Type 1 Diabetes)为期52周的研究,考察了达格列净在未充分控制的1型糖尿病患者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Circulation:1型糖尿病与心血管病的关系

年龄在40岁以下的年轻1型糖尿病患者中,男性和女性发生冠心病(CHD)的相对风险分别是普通男性和女性的5倍和10倍,且发病年龄越小,心血管风险越高。